Saturday, 2 January 2010

02-01, 20 10

Happy Twenty Ten >w< 零九年隨著時代廣場的倒數、維港兩岸的倒數、全世界的倒數而結束。 年、只是一個時間的量化。 年是個純量,因為它只有一個方向,便是向前走。 2009絕對是過得最快的一年。 一月的年中考和Miss Chung的加分疑雲; 二月的情人節; 三月的osu!復出; 四月....嗯,我認識了雪雯^^ 五月的生日加上豬流感大變天; 六月難忘的終年試(歷史x數學!); 七月告別初中生活,還有書展和電玩展: 八月太鼓拿下world #1,然後又重設了: 九月開學: 十月的離奇洗腦講座: 十一月再拿下world #1: 十二月~我沒有膽量約妳出來 >_< 一月,新的開始。 我還沒有溫過書...你看我blog空空如也的筆記就知道了。 我現在考慮把眾多筆記分類,將版面縮短一點,又或者將它外置,那大家用起來會比較方便。 對東方比較有愛的、對混音有愛的應該聽過Okkusenman (千億萬之思念)和Cirno's Advanced Maths Class兩曲,說的都是同一主題,就是時間的不可逆轉性。 主人公長大後進入社會,小時候的夢想已經灰飛煙滅,他們的希望是回到小時候…… 「孩童只盼望歡樂,大人只知道期望」 小孩子的童真是「可愛」,難聽點叫「天真」;大人的童真叫「返老還童」,難聽的叫「不識大體」。 小孩的世界,看到的是歡樂;大人看到的是錢,沒有錢一切免談。 可是小孩長大要有能力掙錢,就要多參加課外活動,多讀書;HKCEE三十分、HKAL搶火箭、大學幾個學位,順手拿下碩士研究生之類的,方可成名。 他們長大後,卻會自怨自艾,位高,壓力也大。到最後他們想到的就是孩童的時光。他們將那些時間都放了在讀書,沒有歡樂的記憶。 小孩盼望歡樂,長大後找女朋友組織幸福家庭,「從此,王子和公主就快快樂樂地活下去了」。 大人盼望金錢,每天勞碌後終會將自己的思緒指向過去,懷勉自己的過去。 現在,沒有人可以期望穿穿下膠花變左李嘉誠,在一個知識型社會裡,沒有知識的人就很難受到優待。 Econ教我們Human have unlimited wants,所以Balance work and play是廢話,不可能的。你今日不認同,終有一天他也會明白…… 有些事情,是非黑白早已模糊,我們只能二擇其一。 好了,廢話講完,溫書去。二選其一,我選學業,要後悔到時才後悔吧~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