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30 March 2008

可惡的對比

→→閉鎖3.8.5 匡噹一聲,林霞妃手中總算完成好的最後幾張簾子應聲落地,一顆顆紫色珠子隨著清脆墜地聲,重獲自由地彈跳著。林霞妃慘白著臉站在那兒,這幾天來無論發生多少可怕事件,她總是會擠出溫暖笑容陪著大家,此時此刻,她終於笑不出來了。   「柯媽媽……」   「哼,曾仲行,瞧你說的頭頭是道呢,這些都只是你的猜測吧。我倒想問你一個簡單問題,」柯紫雲毫無悔意地嘲諷道,「你說我跟我姐殺了那些人,是想替我姐受到嚴重燒傷一事復仇?你們所有人待在我姐身邊的時間應該都比我久吧?你們見過她身上哪一處有燒傷嗎?有嗎?如果沒有,又怎麼推論出剛才這傢伙所說的一大串屁話?」   「柯紫雲!」曹志文一副想揍人的模樣。   「我說的是實話啊!不信的話,各位立刻上樓檢查,看我姐身上哪裡有燒傷?這個自己為是偵探的傢伙分明說謊!」柯紫雲吼道,「找到假髮又如何?我不能擁有假髮嗎?不能穿女裝嗎?穿女裝就是兇手嗎?」   廚房櫃檯的電話突然響起,七魂六魄幾乎消散的林霞妃嘟囔一聲接起,她已無血色的臉更白了,她的身體不停顫抖,最後承受不住地跌坐在地。柯紫雲停止怒吼,他滿臉驚恐地看著母親,站在櫃檯旁的李恒順手接過電話,喂了幾聲後,她也詫異地看向曾仲行,久久不能言語。   「誰打來的?」方建木問道。   「台北的醫院……」李恒緊張地說,「他們說……柯紫晴死了……」   「紫晴……紫晴她明明就在樓上啊!」   張真竹尖叫,眾人害怕地面面相覷,曾仲行眼珠轉了一圈,像終於相通什麼地轉向一樣失魂傻笑的柯紫雲,張憲和方建木一起將不再掙扎的柯紫雲甩到椅子上。   「難怪二樓你的姐姐當然沒有燒傷,原來……原來從那次她帶著出借牧場的消息回來時,就已經交換身份了……」曾仲行沉聲說道,「這幾個月來的柯紫晴,其實是她的妹妹柯紫雨?」   「怎麼會……」   就在大家還反應不過來時,因為專注聽著曾仲行推理,而停止使用電腦的李筱雯也驚呼一聲,她指著螢幕上的BBS畫面,恐慌地對著曾仲行大喊:「學弟!Dulcimer貼文了!是第十六號被告!」   「什麼?」曾仲行拋下假髮,匆匆趕到李筱雯身邊,「IP是牧場的,難道二樓的柯紫雨──」   「你們居然要對昭瑄動手?」張憲大叫,他拋下柯紫雲,激動地往二樓跑去,張真竹也跟了上去。   「柯紫雲!你們還要殺誰?」曾仲行氣極敗壞地抓住柯紫雲的衣領,「當時執行懲罰的Concerto團員都被你們殺害了!你們還想怎樣?」   「你儘管罵我吧,要殺要剮都隨便,」柯紫雲苦笑道,「反正紫晴姐姐也死了,被那些自己為正義的人給害死了,紫雨姐姐如果知道,她也無所謂了──不,我們計劃殺死他們時,早就拋棄一切了。如果不把情感抽離、不讓仇恨和冷酷填滿自己,我們要怎麼殺人?怎麼化身成魑魅呢?」   「柯紫雲!」曾仲行氣憤地吼道。   「曾仲行,你以為我的憎恨很深嗎?不,再怎麼恨那些垃圾,也沒有紫雨姐姐那麼悲痛,你根本無法瞭解我們姐弟之間的感情,無法理解紫晴姐姐在大學裡、在你們那個廢物學會裡受了多少苦!她被火灼傷的外表你們都看得到,但她被無形刀劍傷害的內心呢?你們又有誰知道?又有誰看到了?」   「你們不覺得有股怪味嗎?」曹志文嗅嗅,然後看向門外太陽已昇起的天空,小木屋區遠方,一抹黑煙冉冉上升著,「那裡在燒什麼?」   大家瞪大眼睛看著越來越濃烈的黑煙,小木屋那兒也開始有新生跑了出來,大夥兒對著黑煙指指點點。小木屋區入口獨自守夜的彭俊平跑了過來,他大吼大叫:「那邊燒起來了!還在蓋八人房那邊燒起來了!快點過來救火啊!」   「你們居然敢放火?」李筱雯訝異地說,「這裡是你們父母花了大半輩子,辛苦建設起來的牧場啊!」   「呵呵……那是最後一個祭品了,紫雨姐姐會讓第十六號被告親自嚐嚐被火紋身的痛苦。」柯紫雲仍笑著,但眼淚已汩汩流下,「就由那具燒成焦黑的屍體,來弔慰紫晴姐姐吧……」 ============ 如果把案件改為maths project,柯紫雲改為我的話倒有幾分相似T^T 還有20日不到……

Thursday, 13 March 2008

Ch.35

4C班房外。「你是找對了人,可是我在補課哦。中四的數學還真夠難的……」「這個我們替你補也不成問題啊,可是今天就截止了!」「國際公約說明來使外交官不能干涉內政。」她的語氣無奈中不乏狡黠的本色,能進入複賽的隊伍當然越少越好。 我心生一計,對她耳語一番。「那……好吧。在校園旁的那個森林是複賽的集合地方,大概你們是最後一隊吧,那裡等等我很快就來啦。」她面泛紅潮的跑回去了。哈,給我嚇倒了。我只是跟她說中四會考因式分解出兩個二次的四次方程…… 來到那個森林就只可以用「風花輕寒」來形容。花原本是很好的一種東西,可是連帶寒風吹過,教人未入去心先涼一截。一入到去已經有D唔對路,唔通複賽係要扎營推理鬼故?這時,前方竟然橫了一個人!我連忙蓋著她作狀要喊出來的櫻唇,上前察看──那,那是死去了的2C!! 她死的樣子很安詳,可是頸骨都給勒出來了!這情況下試問那個人不會掙扎? 「呀楓,你──!!」4C在後驚訝道。

Wednesday, 12 March 2008

Ch.34

第七天. 已經過了放學的時間,2C班只剩下一個執緊書包的人。「我想問一下那個給提示的在那裡?」我問,從(4C)的提示中我想到答案就是2C。「她從昨天起就沒回來了啊,不過好像有一隊人從這房踱了一圈就好像找到甚麼的。你們加油吧。」話畢即溜了。 找了一會兒,果然從老師抽屜中找到提示!內容是一堆可惡的數字。 10/10 7 15 20 15 23 1 9 20 25 15 21 18 1-19-20 8 9 14 20 「我知道了!那是凱撒密碼!文字是『10/10, go to wait your 1st hint』!」Alpha興奮地搶著道,這是她第一次搶到解謎。「可是……那來的第一個提示?還等?今天就是截止了啊!」

Wednesday, 5 March 2008

Ch.33

比賽由某名校主辦,地靈自然人傑,佔地極廣之餘,沿路又有幾個漂亮的女生帶路,若非規定每一組是一男一女的話,後果可能不堪設想…… 「大家好,歡迎來到第六屆青少年邏輯推理大賽,我是今年的主持人,玩法跟以往一樣,這裡的35個人每人都有一個提示分別在(1A~7E)班,你們一共只可以有六個提示並要從其中一個中套取關於複賽的內容,你們之中將會有一半進入複賽,祝你好運!」他打了個手勢,旁邊的的老師向每一人派了一副撲克牌,分好了四分封套,在「北」手牌上,有兩張額外的卡:第一張係開場白"Think about the two cards. You have One week. Do not waste time and do Nothing! Shift into other case to think about it."第二張係2個火柴人,一個想叫住另一個。至於「北」的牌係打鋤弟點都唔會輸ge牌, S AKQ2 H AKQ2 D AKQJ10 沒有梅花的牌……我碰運氣地決定向4C問一問。「你看到西的牌嗎?」那是紅心和葵扇的「同花順」J10987。她的眼睛一直對著我閃,就像要捕捉別人對於鋤弟還會不會必勝的O了嘴窘態。「那兩個火柴人是很有用的哦!這是給你的」她給我一張梅花A就走遠了。當我打開牌套時,竟然發現了「南」少了一張牌,還有「西」的J一對被換成Joker了!她到底是……

Sunday, 2 March 2008

定義 sgn(x)

通常sgn(x)會定義為|x|=xsgn(x),即|x|=x->sgn(x)=1, |x|=-x->sgn(x)=-1 可是對於|x|=x=0時,sgn(0)是甚麼? 畫一個|x|=y的圖,得到一個「V」字,而x=y的圖就不用說了。 而|x|=xsgn(x),|x|/x=sgn(x),兩者相除當然是個0/0的不定式,|x|和x均為連續的函數,取|x|/x在0的極限,二次方得|(x^2/x^2)|=|1|=1,即sgn(0)=1。 事實上,有不少取正值(不同複數的「絕對值」)上的問題如果定義sgn(0)=1會無解,例如: |[x]^2-{x}|=[x]^2 ([x]^2-{x})sgn([x]^2-{x})=[x]^2 sgn([x]^2-{x})=[x]^2/([x]^2-{x}) 解1:當[x]^2>0,{x}>0, [x]^2/([x]^2-{x})>=1, sgn([x]^2-{x})=1 [x]^2-{x}=[x]^2 {x}=0,x為任意整數。 解2:當 [x]=0,{x}>0,,[x]^2/([x]^2-{x})=0,sgn([x]^2-{x})=0 [x]^2-{x}=0 [x]^2={x} [x]=0, {x}=0, x=0 (因為0=<{x}<1) 或 [x]^2-{x}=0=[x]^2 [x]=0,即x可以為[0,1)之間任可數,但當{x}>0, sgn([x]^2-{x})=-1,矛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