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27 January 2008

累…

累,是撕心裂肺的累, 為甚麼,三個比賽要同一日進行? 是精英的挖角,或是疲勞的轟炸? 上午打的是以逸待勞,等候著的,是三小時的西北風; 一鼓作氣,再而竭,三而衰, 任憑你是最精英的戰士,亦只能退避三舍。 腦子旱就凍僵了,那裡來腦汁計數?二條幾何就而經全軍覆沒! 還以為能爭取到三個字的喘息──可是,在下午等待我們的,是整裝待發的墮天使。 數學家,本不是比她的料子,多項選擇又不是四選一; 就這樣,20080126,三戰三敗。 *培正D女仔真係好靚lo @o@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